— 江无艳不想撞南墙 —

【柚天】抱熊少年

·cp:羽生结弦/金博洋(斜线有意义)
·大概就是《抱熊总裁》的后续
·圈地自萌 请勿上升真人
·ooc预警
·都是瞎编的噢 一如既往地烂


1.
金博洋最终如愿得到了第一的名次。他滑着进场,欢快又带着自豪感蹦跶上第一的台子,然后挥了挥手。观众席爆发出欢呼的声音,鲜红的国旗都被展开,举了起来。
羽生结弦门下的那位少年,夺得了第三名。
在第二名笑着登上台子后,少年才轻轻滑向冰场中央,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金博洋,早早便伸出了手。金博洋看着少年眼中盈着的崇敬,熟悉的感觉涌了上来。他也连忙微微向前探出身子,握住少年的手。
“恭喜前辈。”
“谢谢。你也很棒,加油!”
少年站上台子,开心和不甘心拧在一起。看到前辈滑的依旧完美,看到前辈仍然毫无悬念的站上领奖台,少年敬佩极了。再低头看看自己比旁边两位都矮一截的台子,他又不甘心自己是第三。
羽生用手撑着下巴,渐渐将从一开始便粘在金博洋脸上的视线移到少年快要哭出来的脸上,差点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这孩子真够要强的呀。”他捂着嘴咳嗽了几声,低头捏捏维尼熊黄黄的小手,对着陪伴自己多年的伙伴自顾自地说起来:“老是这么纠结没法改变的事实可不行。”
金博洋突然搓了搓少年的头发。
“怎么这么不满意成绩?”
“我,我可是羽生结弦的学生啊。”少年支支吾吾地回答。
“我还是羽生结弦的男友呢。没事的,调整一下,我们终有一天能创下新的历史。”
少年点点头,又开口:“这段对话要放到那个唇语解读的节目里肯定收视率很高。”
“哈哈哈。羽生总裁在训维尼。”
金博洋从自己这个角度看刚刚好,羽生一边给维尼搓手手,一边好像说这些什么。
真希望能照下来,好好收藏。
“诶对了,你的小恐龙呢?”
仪式过后,两人聊着天,慢悠悠滑向出口。
“啊……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不小心把它踹到地上了。早上才发现它在地上睡了一晚上,很可怜。”少年深吸一口气,像是要克制什么似的颤抖着说:“老师说它没有睡好,就把它裹到被子里,让它再补一觉这样。”
“这个幼稚鬼。明明三十岁了还像三岁。”金博洋也十分好奇少年是如何忍住笑的。
最后恋恋不舍地触摸了冰面,少年接过刀套。
“老师我自己回去!”
说完自顾自跑开了。此时金博洋的教练正被一位记者采访,诶嘿真巧。金博洋向羽生眨眨眼,后者温柔的笑着,然后走上前去,掌心轻覆上金博洋凉凉的双手。
“我的天天真棒。”
“叫天总,霸气点儿。”
“天天,你知道吗,我每次从冰上下来,最想做的事就是找个人给我暖暖手。”
“我当然知道,北京冬奥那年我还给你捂来着,你不会忘了吧?”
“怎么会。”羽生手上使了些力气,握得更加紧,“我会一直一直牢牢记住的哦。”
金博洋看着面前刚刚年满三十的,不再能称之为男孩的羽生结弦。他的眼神还是那么澄澈,眼眶中仍盈满了坚定。“少年”,这个似乎已经随时光老去的词语突然蹦上心头。
他,还是那个少年。


2.
比赛一过后,羽生连忙订了机票。
金博洋把自己埋在酒店的枕头和被子中,在心中暗暗叫唤:“舒坦!”
“回日本玩两周?”
“好啊!”床上厚厚的大圆球发出闷闷的声音。
“会憋坏的。”羽生说着,也努力的挤了进去。
毕竟他羽生结弦才三岁。
早上起的比较早,金博洋刚坐在位置上等起飞,头就忍不住歪向一边。
羽生放好行李,看到自己马上要去会周公的天天,轻笑着坐下,将已经有些许迷糊的金博洋揽了过来,让他靠在自己的肩上。
“还是这样舒服些吧。如果刚刚那样就睡的话,醒来脖子和头会痛的。”羽生解开围巾,覆盖在金博洋身上。
羽生盯着窗外微微亮起的天,沉默的神游了一会儿。然后在游戏机与金博洋之间艰难地选择了睡着的男孩。羽生把小熊维尼的小挂饰压扁,然后放开,头靠着男孩的头,听着男孩平稳的呼吸声。
幸福大概就是如此。
恍惚中,羽生也睡着了。
飞机还未起飞,乘务员小姐一眼就看到了羽生结弦和金博洋,有名的花滑夫夫,两位世界冠军。此时头靠着头睡得正香。
“我靠好想照相然后放在ins上炫耀啊,再不照来不及了。”她攥紧了手中已打开照相功能的手机,举起又放下。
最终来来回回走了好几次。乘务员还是决定还是不要偷偷照的好。她拿了条毯子,盖在两人身上。
“旅途愉快。”
等羽生再抬起头,迷糊的环视四周时,金博洋已经醒了。
“过去多久了?”
“你为什么每次都问这个?”
“不知道,习惯?”
“过去大概四十分钟。”把两个纸杯套在一起,看上去更牢固的一次性杯子递给了似乎还有些懵的羽生。
“今儿起床的时候太迷糊了没给你弄。我那天在台上看见你咳嗽来着,昨晚上又觉得不是咳得很厉害,吃药没必要。”金博洋笑着拨弄了一下额前的刘海,“所以刚才用保温杯冲的热蜂蜜水,因为是兑的开水所以真的真的很烫,怕太烫又怕太凉,就倒在纸杯里咯。”
“谢谢。”羽生接过杯子,他的心脏砰砰跳的厉害。金博洋的某些举动真的直击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脑子里似乎什么都没有了,就呈现出一张白纸,上面渐渐浮出:“爱他,一直爱他,爱他一生。”
金博洋看着羽生喝完,又倒上多半杯,轻轻的吹着。万一倒满,飞机有小颠簸,洒到自家丈夫身上就不好了。他这样想着。
“博洋。”
“嗯?”
金博洋转过头,迎来了一个带着蜂蜜清甜的浅吻。羽生微微欠身,抓住纸杯的杯沿,稳稳的将杯子固定在小桌上。就算过了很多年,金博洋突然被羽生吻住时都还是会特别惊讶的抖三抖。
水还未变温,烫一下可不好受。


3.
羽生和金博洋到了酒店当晚,两个人都累得顾不上别的,相拥着然后中间夹了一只维尼,以这种清奇的方式一觉到了天亮。
金博洋醒的更早,去楼下找了个大超市买了点东西,又回酒店窝在羽生旁边睡了个回笼觉。
终于,海鲜泡面将金博洋从床上拽了下来。他洗漱过后,烧上一壶开水,打开了直播。
直播间名字叫作:泡面都有伴侣了你还是没有。
刚开没几秒人数就疯狂往上飙。金博洋一边看着飞过去的评论,一边撕着蓝色的圆形封皮。
“什么叫我结了婚就看不起单身的兄弟?大哥醒一醒,算了,憋醒了,梦里啥都有。”
“问我在哪?哦,我在Tony·stark家。”
“行行行,憋哈哈了。看看我泡面的女朋友:火腿肠。”
评论又飞过一片哈哈哈。
但金博洋还是捕捉到了每次都会有的,想看羽生的小迷妹。
“哪能给你们随便看!”金博洋用塑料叉子戳戳浸泡在热水中的面饼,回复道。“没听女解说说吗?我的,金博洋的。”
“抱熊的羽生总裁是你的,那其他的归我们!”姑娘依旧半开玩笑的调侃着。
“还是做梦吧,梦里什么都有。可好了。”
说罢金博洋跑去简易的小厨房看了看电饭煲。时间刚好,他用筷子戳了戳晶莹饱满的米,很是满意。
用精致的瓷碗乘上白米饭,再把刚买来的新鲜的无菌鸡蛋和酱油一同端到外头的桌子上。
他放好食物,还没等拿起手机。卧室里便传来一声:“博洋。”
“哎!”
想都不用想,评论区肯定又炸了。
金博洋小跑进卧室,看见了坐在床上,睡眼朦胧的羽生结弦,这副样子像极了刚起床的高中生。完全没有三十岁的样子。
羽生用手指勾住金博洋宽松的衣领,将他向下拉,蜻蜓点水般吻了男孩的额头才放开。
“早安,博洋。”不知是不是睡得久了,羽生的声音有些许沙哑。
“午安。”
羽生搂着小熊维尼的抱枕迷迷糊糊的往盥洗室走去。金博洋看着他甚至有些虚浮的脚步差点笑出声。
“兄弟们,我的总裁丢了。”
“但是我宣布,这个三十岁了的抱着熊的少年,我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博洋说完就关了直播,看着自己丈夫──正半眯着眼睛刷牙的羽生结弦。
笑的开心。

“从此,情至深,爱永恒。深情不辜负。”

──────────
又是不要脸的我哈哈哈哈
写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玩意 很抱歉呜呜呜
明天就开学了
想最后为柚天做点什么
下学期要专心准备中考了 可能很久都不会在线

评论(10)
热度(229)

2018-03-04

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