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无艳不想撞南墙 —

【柚天】抱熊总裁


·cp:羽生结弦/金博洋(斜线有意义)
·ooc是我的
·圈地自萌 圈地自萌 不要上升至真人
·羽生退役,金博洋现役
·瞎写的瞎写的!不要较真!写得超不好…(顶小熊维尼跑)



1.
其实羽生结弦很傻白甜的。那种很好相处,对大家都很好很友善的。
两个字总结:天使。
不过独独金博洋体验过床上的他的霸道和他强大的占有欲。
有句话说得好,天使恶魔一纸之隔。
金博洋对着窗外已经暗下的天笑笑,路灯在路边播撒下昏黄的光,楼层太高,窗外道路上的一切都是如此渺小。
他刷了会儿微博,有位网友发了一套自家男友的图,看发表时间已经是很多年以前的了。羽生前额的头发帅气的背过脑后,眼尾上挑,眼神凌厉,全然不见冰场之下那种软软的感觉。他看羽生的那种含着坚毅的眼神出了神,想起第一次看他比赛,一曲结尾,随着镜头的拉近,羽生那样的眼神直直穿过他的心脏。那一刻就对他有了不一样的感觉。是倾慕,是敬佩,是压力,是自己有些不清不楚的,战战兢兢的喜爱。
还有羽生退役的那场表演滑,也是这样的发型,这样的装扮。
羽生捏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在选手之中,金博洋学着他过去的样子,按着他的腰将他推到冰场中央。金博洋准备退回去,却被羽生揽住,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喜欢小熊维尼的对手的拥抱哦!”
四周的粉丝披着维尼熊的披肩,站起来,似乎不少都在哭。羽生冲着他们鞠躬,笑,然后再鞠躬。他很大声的喊了谢谢。然后转了一圈,金博洋听着刃划过冰面的声音,眼睛模糊了起来。周围选手们微笑着全部慢慢退到金博洋身后,良久,羽生滑了回来。
他张开手臂,金博洋配合他,准备又一个拥抱。然而羽生吻了他。他手臂还直愣愣地张开着,分开后羽生冲他笑了笑。
“喜欢小熊维尼的本人的吻!”
金博洋当时的脑子一片空白。
“羽生结弦,一代王者。作为最强劲对手的他给予的金博洋选手一个拥抱后离开。随后作为金博洋伴侣的他,回来了。”不知道是谁拿了话筒。
听着浴室哗啦啦的水声,他真的很困了。
金博洋轻触屏幕,退出了放大的照片。才刚注意到这位网友的配字:抱熊总裁。
一个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睡意倏然全无。
金博洋又放大图片,略过最勾人的眼神。看见了被侧抱在腰间的小熊维尼。
“抱熊总裁哈哈哈哈。”又放大那张熟悉的维尼,“这个名字起的真好。”
他二话不说保存了图片,发到微信群里,打上:“抱熊总裁”。在看到他们大喊虐狗之前关上了手机。愉快的在转椅上转了两圈。
浴室中呜呜的吹风机声音停下了,羽生旋开把手,缓缓走了出来。疑惑地看着沉浸在自己世界的金博洋。
“天天?怎么这么开心?”朝夕相处这些年,羽生的中文已经很好了。还没有东北味这是个未解之谜。
“啊?哦,我在想,我这大概就是追星的最高境界了。”金博洋笑着,露出虎牙。“我那时候都不敢想,在赛场下离你这么近。”
“其实还能更近些。”羽生边说着边顺自己乱糟糟的头发。银白色的戒指在暖暖的灯光下透着微微的光泽。
金博洋疑惑看着严肃的羽生。
后者突然狡黠一笑,“负距离呀。”
金博洋反应了几秒,迅速窜进被窝,给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别吧,有比赛。”
“好好。为了天天,我就忍一下。”
金博洋捏捏羽生的脸,“你这次什么时候走呀?”
“比完赛,然后拖着你去度一次假。”
“原来退役之后当教练这么清闲。”
“忙死了,比赛过后就好些。”
“这次比赛是你带的那个孩子第一次比吧。”
“嗯,你也要努力,天天超级棒的。”羽生搓搓金博洋的头发,俯下身子轻轻亲吻他白皙的额头。

2.
比赛当天对羽生来说,是比任何一天都要忙的。
“早上天天好像对我的发型很在意…”
六分钟热身的时间流逝尽,少年随他走到后台。他方才从早上缠绵温暖的场景中回过神,看着眼前已经穿上考斯滕听音乐热身的孩子,快喘不过气来。
羽生结弦的心理素质和抗压能力不是一般的强大,他十分清楚自己的状态,能力。强者的自信是伴着不安的。不过大多数比赛时,他的自信总盖过了不安,都能将每个跳跃做到极致。
但一会儿在冰面上起舞的,不是他自己。
羽生捏了捏怀抱中小熊维尼压的皱巴巴的脸,搂紧另一只小恐龙的玩偶。随着少年走向冰场。
少年似乎并不紧张。
羽生深呼一口气,抬头看着屏幕上转播的其余选手热身的镜头。他一眼看到了自家爱人,目不转睛的看着,希望能看出金博洋现在的状态来。
“那个,老师。”
羽生转过头,把注意力放在少年身上。
“怎么了?”
“您去看看金博洋前辈吧。”少年重重地点头。
羽生笑着回复:“我是你的教练,怎么能在你比赛的时候去看别人。是我爱人也不行。”
“哦也对…”
“好啦,深呼吸,加油。”羽生把维尼熊和小恐龙一一摆上,又把水递给少年。“加油!”羽生又说了一遍,感觉手心已经渗出了汗,但面容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他希望少年能发挥到最好。第一第二的名次不重要,他希望少年的自杀式训练有一个相称的回报,也希望他的天天可以有一个完美的结果。
少年有力地点点头,对玩偶轻声说等我一下。伴着解说,将自己推进冰场中央。
羽生很高兴解说的女士没有提自己的名字。他很久前也同少年讲过,要有自己的理解,不要让自己的名字旁跟着“羽生结弦”的标签,更不要被过高的吹捧与期望乱了心思。尽力就好。
他怕给他压力,又怕他没有压力。
羽生注视着轻盈的少年滑出,紧张地把小熊维尼搂在怀里,金博洋注视着屏幕上时不时出现的抱着熊的严肃总裁。
唉,如果不笑,就这个造型,气场能秒杀一大片,金博洋暗暗地想,霸道总裁文里的哪有抱着小熊的总裁可爱。
完全没得比!
教练投来一个疑惑的眼神,转头看了看屏幕,像明白了什么似的收回了刚才的神情。

3.
少年前半场发挥的极好,后半场许是体力不支,落冰时重重地摔在冰面上。在最后旋转的时候也摔倒了。他的表情越来越凝重,扶着膝盖冷冷地站起来,完成了整套节目。
鞠躬致谢后,少年低着头向羽生滑去。羽生赶紧放下小熊,给了少年一个大大的熊抱。
“超棒───!”他特意将声音拉的很长。
“对不起,老师,失误了。”少年闷闷的说。
“成功就是失败积累起来的嘛。再说明天还有自由滑,今天就把心情弄糟可怎么好?走,去等分区。”羽生拍拍少年的背,将小恐龙怼进少年怀中。
短节目排名第三,羽生觉得少年已经很不错了。看着少年不安青涩的脸庞,总能想起自己刚升入成年组的事情。
少年犹犹豫豫,还是问道:“老师,金博洋前辈要上场了。”
“我知道。一会我去看。”
羽生抱着维尼走来走去,安顿好少年,急匆匆往外面赶,不巧,被记者拦下。
在记者抛出一大堆问题轰炸之前,羽生看到金博洋轻盈的滑到了冰场中央,他冲着电视屏幕笑了笑,才把注意力放到面前的摄像机上。
“您一定好久没有上冰了,很想念吗?”
“退役也可以滑冰啊哈哈哈。”羽生笑笑,“而且也会经常滑给天天看。”
“您喜欢退役后的生活吗?”
“当然。无论是现役时和天天较着劲比,还是退役后腻在一起我都很满足。”
“当年的歌剧魅影是您很多粉丝的痛处,金博洋选手有没有看过或者和您提到过呢?”
“没诶。”
“如果,我是说如果金博洋选手也是您那样的情况,您会怎么做?”
伴随着这个问题,金博洋开始了第一个跳跃,羽生感觉自己的心也被牵起来了。看到漂亮的完成后,羽生才开口。
“我知道天天是个坚强的人,我也是喜欢他的坚强。我会鼓励他,帮他加油,如果他选择上场,我不会去劝,让他放弃。”
“您是要去看金博洋选手吗?”
“是呀。”知道还不赶紧让我去看,羽生的心如是说到。
等羽生搂着熊看见冰场中央那个黑色修长的身影时,金博洋已经表演完毕了。
羽生有点失望地撇撇嘴,温和的笑容一瞬消失的一干二净。他把小熊侧搂在腰间,静静地看了一会儿男孩,了解到金博洋滑的十分完美,嘴角才向上扬起。观众席某处的手机悄悄对着羽生“咔嚓”一下。
金博洋沉浸在刚刚的表演中,汗水一滴滴顺着脸庞流下。
“金博洋这套短节目真是太完美了!这些年可以看出他的表演分一直在进步。回去多吃点儿方便面奖励自己。”男解说调侃着。
“等一下。”女解说突然急急地说,“金博洋!你们家帅气的总裁抱着熊来接你了!”
“好可爱,这个。”男解说笑着说。
“金博洋的。”女解说扬了扬眉。

───────
我都 写了 什么玩意儿啊
我有罪。对不起。

评论(27)
热度(385)

2018-02-27

385